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国内 > 正文

80岁老汉杀妻后蒙头大睡,给妻弟的信暴露60年婚姻真相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21-01-13
导读:邓晓军居然把自己的老伴阿秀给杀了! 邓晓军80岁了,阿秀也快80岁了,老两口结婚快60年了,一起生育了5个孩子,如今也是子孙满堂、人丁兴旺。街坊邻居怎么也想不明白,老实本分、顾家爱家的邓晓军怎么会把老伴给杀了呢? 就因为165元的水电费 说起来令人难以

邓晓军居然把自己的老伴阿秀给杀了!

邓晓军80岁了,阿秀也快80岁了,老两口结婚快60年了,一起生育了5个孩子,如今也是子孙满堂、人丁兴旺。街坊邻居怎么也想不明白,老实本分、顾家爱家的邓晓军怎么会把老伴给杀了呢?

就因为165元的水电费

说起来令人难以置信,惨案的直接起因竟然是为了165元钱的水电费!

原来,老两口虽然生活在同一个院子里,但是已经分居多年,各自单独生活。2019年9月、10月,邓晓军家的水电费一共是330元,这笔钱是邓晓军去交的。邓晓军与阿秀之前就曾有约定,谁去缴纳水电费就把单子拿回来,另外一个人把水电费的一半钱付给对方。案发后邓晓军说,他把9月、10月的水电钱交了,阿秀却没有把165元给他。

2019年12月20日14时30分许,邓晓军在自己房间看完豫剧节目后,出门在院子转悠,看见同院子的阿秀还在睡觉,就向她索要水电费,而阿秀看见邓晓军就开始骂,邓晓军也回骂她。两人于是对骂起来,而且越骂越生气,暴怒之下,邓晓军和阿秀开始互扇耳光。气急的邓晓军想到之前他和阿秀间的种种矛盾,压抑心中几十年的怒火,一下子点燃起来。

于是,邓晓军返回自己房间,从柜子里拿了一根钢管(其原工厂进行机修所用的)回到阿秀房间,对准她的头部开始打,阿秀抢过钢管打了邓晓军的背部几下后,把钢管扔到地上,邓晓军又拾起钢管,继续打她头部,一直把她打倒在地,阿秀很快便不动了。

邓晓军感觉阿秀被打死了,就把她房间门锁上,把钢管放回到自己房间的衣柜下,把自己的门反锁上。然后,平时从来不喝酒的他取出一瓶白酒,喝了几口,便晕晕乎乎地躺在自己床上睡着了。

等傍晚大女儿发现母亲躺在血泊里时,阿秀已经救不过来了。

一封未寄出的“家书”

案件发生后,河南省南阳市卧龙区检察院迅即启动重大敏感案件快速反应机制,派出第一检察部检察官提前介入侦查。检察官赶到案发现场,发现一把带血的锤子和一根锈迹斑斑的钢管丢在一旁,而此时的邓晓军还在阿秀对面的屋子里,沉沉地睡着了。经传讯,邓晓军对自己失手杀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在收集证据时,细心的检察官在邓晓军的床头柜里发现了一封邓晓军写给其妻弟徐辉的信。信还没来得及投寄,几页皱皱巴巴的信纸里,讲述了邓晓军与阿秀的家族之间的部分利害冲突与纠纷。

从信中看出,邓晓军是个爱面子、识大体的人,虽说“书信”写得密密麻麻,但言辞又闪烁,给人一种无处诉说、无人倾听、无从解决的感觉。

办案检察官认为,这封书信说明邓晓军作案之前曾与其妻弟家有许多矛盾,但是,他并没有和妻弟发生多大的冲突,反而砸死了与其结婚快60年的老伴,邓家夫妻之间到底经历了什么恩怨情仇,让这位年过八旬的老人痛下狠手?

“我活得没有一点男人尊严”

讯问中,邓晓军告诉办案检察官说:“这辈子,我活得没有一点男人尊严,阿秀太顾娘家人,从来跟我都不一条心,处处与我对着干,她有退休金也不舍得花,连水电费都吝啬到如此地步……当时,我就想把她打死。”

2020年3月5日,卧龙区检察院检察一部办案干警运用“三远一网”(远程提审、远程庭审、远程送达和检察工作网)系统对关押在看守所的犯罪嫌疑人邓晓军进行了远程提讯。

邓晓军和阿秀于1960年结婚,婚后抚育5个子女。可能是生在农村的缘故,作为老大的阿秀一直特别照顾娘家。据邓晓军所说,结婚60年来,阿秀没给自己家里交过一分钱。

邓晓军说:“阿秀是1960年参加的工作,我是1958年参加的工作。我俩都是企业工人,当时收入还不错,但随着5个孩子的相继出生,开销变大了,生活变得艰难起来。这么多年来,所有的家用、人情世故,都是我一个人的工资支出,困难的时候,我还从厂里借钱给家里买吃的,她从没给家里拿过一分钱,包括家里盖房子、孩子上学,我一直没动过她的工资。”

结婚多年,考虑到阿秀的左腿有点瘸,他们家的全部家务也都由邓晓军一个人承担,他也经常因为工作、家务而累得疲惫不堪。这么多年,自家的5个孩子的学习、教育,包括孩子们长大后找工作,都是邓晓军操心,阿秀都撒手不管。

“我经常觉得自己快崩溃了。阿秀很不可理喻,她常说‘我给你生了5个娃!带孩子的事,别找我!’”从此,二人多次发生口角,积怨也越来越深。邓晓军提起往事很是伤心,因为这些矛盾,二人常年争吵不休,感情越来越淡,但为了孩子,邓晓军选择了隐忍,本打算就这样一直走下去。

“那你老伴的钱都花哪去了?”检察官问。

“都贴补她娘家啦!她娘家仨姊妹,还有个弟弟,她弟弟一直在农村,家里也有5个孩子,她父母简直是典型的‘卖女儿’!娘家都指着她贴补。1982年,她弟弟盖房子缺钱,她把自己攒下的钱全部都给了他弟弟。”

因为这件事情,夫妻俩大吵了一架。

“钱是我挣的,我愿意拿钱给弟弟盖房娶媳妇,你管得着吗?”阿秀说。

“我们也要过日子的!咱家也过得紧紧巴巴,每年我给孩子做的新衣服,第二年都被你拿给娘家娃穿,我都没说啥。可是这么大的事,你不跟我商量,就擅自做主了!”夫妻俩你一言我一语,大吵一场。

曾对媳妇娘家多有扶持

检察官问邓晓军,“这封你写给你小舅子信里还提到你爸妈‘帮他家开大排档’,这是咋回事?”办案检察官拿着那封“信”问邓晓军。

“甭提这事了,一提我就来气。在我们这里,家里有弟弟的,姐姐一般都会帮一把。小舅子家也有5个孩子,其中最大的侄儿(小名叫‘六子’)还是个残疾人。1989年,我爸妈看着我妻弟一家人孩子多,经济负担挺重,就安排六子在我爸妈开的大排档摊位上帮忙做事。后来,我岳母托人找我家借三万块钱,说是也想开了个档口做生意。”

“看六子平时表现也不错,我爸妈便给六子在市场里顶(买)了个空闲档口,让六子做生意,用的货都是我爸妈赊给他的,他家几乎不需要再拿钱,就开始做生意了。档口费、装修费等都是我爸妈给垫上的,这些算下来,也有五六万元,连租金都没收,算是扶持他一把。”邓晓军说,自己的父母当年对阿秀娘家曾多有扶持。但结果,六子一家人跟他家玩起了心眼儿,他家的排档生意慢慢火了起来,挣了钱连本钱都不想还给邓晓军父母,也不再从他父母那里进货了。邓晓军爸妈很是恼火,直接把大排档口收了回去。

这件事发生后,邓晓军岳母带着他小舅子过来闹腾,邻居、同事都觉得邓晓军岳母太不会处事了,但是,阿秀这个关键人物却不站在邓晓军家这边说话,一味地袒护娘家人。她对邓晓军骂道:“你们这么不是东西,你爸妈帮人就应该帮到底,见不得人家好。这样搞不是‘釜底抽薪’吗!”

邓晓军的爸妈非常生气,他们觉得儿媳妇不讲理,一意孤行,又不想儿子跟着受罪,于是对邓晓军说:“咱们就吃了哑巴亏,不跟他们一般见识,但是以后咱们惹不起还能躲不起吗?以后凡是阿秀娘家人别想从我们这里再拿到一毛钱。”

从这以后,邓家与阿秀娘家便不再来往。夫妻俩从此也经常吵骂,不久就分居了。邓晓军总觉得,除非两口子有深仇大恨,否则谁离婚了,就会被人耻笑,是丢家族脸面的大事。正因为如此,他虽然和阿秀矛盾已久,但坚持不离婚,而是选择了默默承受。

在家庭走访中,邓晓军的大儿子说:“父亲非常爱我们,矛盾再激化,他也不在我们面前诉说……他一个男人把我们5个孩子拉扯大,还相继给我们安排工作,父爱是伟大也是艰辛的。”

邓晓军所在社区老主任介绍说:“1993年,邓晓军退休后,和阿秀分居。次年,他就开了一家包子店,这个店开了6年,生意还不错,但却没挣到啥钱,后来他才发现是阿秀把开店挣的6万多元都偷偷转给了她娘家。她娘家妹子结婚、孩子奶粉钱都是阿秀出的。我有一次和邓晓军一起喝闷酒,他非常恼火,一时说漏了嘴。”

案发后,邓晓军对自己的行为非常后悔。在最后的一次提审中,邓晓军问办案检察官:“阿秀现在怎样啦?”

“已经入土为安了。”检察官说。

“这样我心里好受点。儿女们恨我吧?”邓晓军问。

“已经恨过去了,他们现在希望你保重身体。”检察官说。

“好,好,好,我一定听话,保重身体。我在这里也很好,驻所检察官与医务人员都很关心我,我心口也不咋疼了,腿肿的毛病也在治疗,请转告我的子女们,让他们放心,我会认罪认罚,争取宽大处理。”

老人犯罪问题引起重视

2020年1月2日,邓晓军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南阳市卧龙区检察院批准逮捕。2月26日,南阳市公安局卧龙岗分局将犯罪嫌疑人邓晓军涉嫌故意杀人案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不能这么就案办案,要注重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效结合。”办案过程中,检察官经多次深入调查走访,发现邓晓军的子女们忙于工作,平时和父母疏于沟通,而街道办事处作为提供社区养老服务的主体,在工作和服务中也存在诸多管理漏洞和机制缺失。

在当前,中国老龄化形势日益严重,老人缺少子女和社会的关注、关爱,他们的思想慢慢僵化,并与社会脱节,容易走极端。

2020年4月1日,卧龙区检察院对本案提起公诉。6月4日,卧龙区检察院副检察长康作法代表检察机关向卧龙岗街道办事处送达了一份《检察建议书》。

该街道办事处对照检察建议认真学习和整改,在办事处设立了“社区老人群体法律援助‘一站式’服务”联络站,为各社区老人建立台账,聘请了由检察官、法官、律师、院校法学教师等15人组成志愿者法律援助团队,明确“爱老敬爱月”等活动内容和规章制度,开通24小时服务热线,搭建起各类民事矛盾、邻里调解、心理疏导等司法便民渠道,建立保障社区老人权益的长效机制。

考虑到该案件的特殊性,受理案件以来,办案检察官多次与邓晓军的儿女沟通交流,释法说理,从原因分析入手,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子女的情绪,也帮助他们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同时,在起诉环节,检察官还为邓晓军申请法律援助。

2020年9月24日,卧龙区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邓晓军有期徒刑十年。

责任编辑:admin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02-2021 苏州在线 版权所有
苏州在线 苏州网络爆料平台 维护社会公平正义 你我同行 Power by DeDe58
Top